iOS Users: Please click here for the latest information: (updated 5.10.2016)
Say It Right Series

Lesson 1548 (Nov 23, 2010) - UI - Second-hand Bicycle

Posted by toianw May 13, 2013 in the Group Transcripts with Tal.

Here's a transcript I did ages ago and never got round to publishing. There are a few highlighted areas I'm (rather dissapointingly - two and a half years later - still) not sure about. If you can help out with these, please leave a comment at the bottom. Thanks!

 

Lesson 1548 (Nov 23, 2010): UI - Second-hand Bicycle

 

John: Hi, you’re listening to an upper intermediate lesson on ChinesePod. My name is John.

徐洲: 哎,大家好我是徐洲。

John: OK Xuzhou, what do we have to listen to today.

徐洲: 今天我们要讲二手。

John: OK, so second-hand what?

徐洲: 二手的自行车。

John: 那对话里面是两个男的,是吧?

徐洲: 哎是的,是大强和他的朋友,而且他们两个都是男孩子嘛。呃而且说的呢,都有点儿带那个北方的口音。

John: OK, 是比较好的兄弟,是吧?

徐洲: 哎,是非常铁的兄弟

John: OK, 比较非正式的话,是吧?

徐洲: 对对对,是的。

John: Alright, let’s listen in to the dialogue. Here we go…

 

00:40 – 2:20 对话 (第一遍)

 

徐洲: 哎,好的,我们听了对话之后阿,就知道那个大强啊非常喜欢买二手货。

John: 这样的中国人多吗?

徐洲: 我觉得还挺多的吧

John: 是吗?

徐洲: 对啊。

John: 在上海好像不太多。

徐洲: 特别是呃,像那个买二手自行车,我觉得还是挺多的。

John: 啊,但是这辆自行车怎么了?

徐洲: 这辆自行车好像没骑两下,就散架了

John: 散架了”,是吧?

徐洲: 嗯。

John: That’s like “fall apart”

徐洲: 对,就是那个零件都散落在地上。

John: So the parts fell on the ground

徐洲: 嗯。

John: 好,但是这个“没骑两下

徐洲: “没骑两下”。

John: So, “I didn’t ride it for more than two xia4”.

徐洲: 啊,两下其实就是几下,就是也没有呃怎么骑,没有骑得很长时间。

[3:03]

John: 啊,那可不可以说 “没骑一下”? 

徐洲:  啊, 这个不行。

John: 好,“没骑两下”。

徐洲:  对,两下,或者说“没骑几下”。

John: 就散架了。

徐洲:  对。

John: 好。

徐洲:  哎,而且这辆二手自行车啊,“除了铃儿不响,其他哪儿都响”。

John: “铃儿”,这个就是“铃”是吗?

徐洲:  对,是“铃”。

John: The bell?

徐洲:  对,但是在北方的方言里,或者说北方的口音里面一般带有那个儿话音嘛。

John: Ah, OK.

徐洲:  所以“铃”就变成了“铃儿”,所以就是“除了铃儿不响,其他哪儿都响”

[3:33]

John: So the bell doesn’t make any noise, but the rest of the bike sure does.

徐洲:  哈哈哈

John: 好,然后还有什么问题呢?

徐洲:  脚蹬子掉了,链条断了。

John: 那么脚蹬子就是the peddle.

徐洲:  对,就是在南方的话一般我们会讲踏板。

John: 啊,踏板,okay.

徐洲:  哎, 自行车踏板。

John: 但是北方说的是……

徐洲:  脚蹬子。

John: OK, 掉了 – fell off, 然后……

徐洲:  ……链条断了。

[4:00]

John: So the chain broke.

徐洲:  嗯,对了。

John: 但是链条好像也可以掉吧?

徐洲:  对,因因为链条我们知道是那个一般是铁做的嘛,就说不太容易断,所以呢,有时候会“掉下来”, 对吧。但是呢,我们今天的这个二手自行车,它的链条,因为可能太旧了,所以就断掉了。

John: 啊,明白了。

徐洲:  好的,那么,呃那个大强的朋友在向他抱怨嘛,说那个自行车不好。然后大强好像还觉得就说...呃他还是比较喜欢二手货嘛, 因为他说“反正是二手的,值不了几个钱”

[4:31]

John: “值不了几个钱”。

徐洲: 嗯。

John: So 值不了多少钱,是吧?

徐洲: 对,是的,就是“不值钱”的意思。

John: 啊,明白。然后后面他说“再淘一辆”。

徐洲: 哎,“再淘一辆”。

John: 这个“淘”是什么意思?

徐洲: 这个“淘”呢,就是呃选择性的 购买。

John: So, like you choose from a lot of different things, and then you finally buy something.

徐洲: 对,是的。

John: 这个“淘”是不是“淘宝”的“淘”啊?

徐洲: 对啊。

John:  Ah, OK, 明白了。

徐洲: 嗯,啊你刚刚说到了淘宝,其实呃我们有时候在淘宝网上面也可以买到很多经济实惠的东西。

[5:04]

John: 对,“经济实惠”。我知道“经济”是 economical.

徐洲: 嗯。

John: 但是“实惠”好像意思差不多。

徐洲: 对啊。

John: 那为什么要重复:“经济实惠

徐洲: 他就是一种搭配嘛 ,一种习惯的一种说法。

John: 啊,好。没什么理由,是吧?

徐洲: 是的,“经济实惠”,哎因为大强的朋友啊,他好像不太喜欢大强一直买二手货嘛,所以说,他就一直劝他就说呃,不要买二手货了,但是呢,大强觉得你,哎,你不是 “整天喊着要低碳低碳吗?”。他告诉他这才是真正的低碳生活。

[5:35]

John: 低碳就是 low carbon, 对吧?

徐洲: 哎,这个literally就可以翻译了。

John: 那“整天喊着”。

徐洲: 哎,“整天喊着”。

John: All day long yelling?

徐洲: 它其实不是说真正的在喊。

John: 嗯。

徐洲: 啊,就是其实是在一直在说。

John: 啊,一直在说,一直在说,就是 “整天喊着”是吧?

徐洲: 哎, 是的。那么喊着呢,他有另外一个意思就是有点像喊口号一样的。

John: Like always repeating a slogan?

[5:01]

徐洲: 哎,对。接下去啊,我们要看到一个句式,我们经常会使用到的,“一会儿……,一会儿……”。

John: Ah, OK, like “a little while”, “for a little while”?

徐洲: 嗯。

John: 这跟“一边……,一边……”不一样,是吧?

徐洲: “一边……,一边……”的话呢,基本上是同时进行的一件事情。

John: Ah 那“一会儿……,一会儿……”呢?

徐洲: “一会儿……,一会儿……”的话,就是分开进行的,但是呢,相隔的时间不会太长。

John: So you’re switching back and forth between two different activities, er pretty close together.

徐洲: 哎,是的。比如说:“哎呀,你晚饭到底想吃什么呀?一会儿要这个,一会儿要那个

[6:34]

John: Ah, okay.

徐洲: 嗯,啊,所以啊 烦都烦死了

John: “烦都烦死了” 不就是烦死了吗?

徐洲: 哈哈,是的,是的。

John: 这个“烦都”,他加了什么意义呢。

徐洲: 它其实就是一个强调的作用。

John: Ah, okay.

徐洲: 啊,就是真的很烦,哎比如说“哎呀,累都累死了”- 真的很累。

John: 累死了。

徐洲: 嗯,气都气死了,饿都饿死了。那么,呃我们的大强那个朋友好像特别喜欢说他,是吧?

[7:00]

John: 啊对,他说“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徐洲: , “说你”,它其实就是…呃说教,就是对你进行教育。

John: 不是跟你说,是说你。

徐洲: 哎,他就是,是有那个就是让你们能够明白一些事情。

John: Like, I really don’t know how to get this through to you

徐洲: 嗯,是的。

John: I don’t know how to make you understand.

徐洲: 哎,是的。

John: 不知道怎么说你。

徐洲: 哎,呃为什么呢?因为他觉得,哎,那个大强啊,他有实力买新车,干吗非要去买二手车?

John: 那这个“实力”is that like ability?

[7:29]

徐洲: 他其实更多的是指经济方面的,有钱……

John: 经济能力,是吗?

徐洲: 对对对,有钱或者说没钱。

John: 那“能力”不是一样吗?

徐洲: 有一点的区别。能力”的话是指各个方面的能力,就是范围非常广。

John: Ok, so it has a much broader usage.

徐洲: 嗯,那么“实力”呢,就是更加specific, 就是在那个经济上面。

John: Ok, so the economic means to do something.

徐洲: 对。

John: 好。

徐洲: 哎,后面还有一个“非要去买二手车”。

John: 对,这个“非要”跟“要”有什么区别?

[8:00]

徐洲: 啊,这里也是一个强调的作用。

John: Like absolutely must do something – “非要”。

徐洲: 哎,有点那个一定要去做什么事情。

John: Okay, 明白。

徐洲: 嗯,呃那个大强的朋友说他“哎呀,你干吗非要去买二手车?你这样做呢,非常的显得怎么样,很抠门儿。

John: 抠门儿 - That’s like stingy, right?

徐洲: 哈哈,对。

John: 北方的说法,是吧?

徐洲: 对是的,就是小气。

John: 然后,“怪不得”什么?

徐洲: 娶不到媳妇儿。娶不到媳妇儿。

John: So that’s like, can’t get a wife?

[8:30]

徐洲: 嗯,是的。

John: 那“媳妇儿”这个词有一个…有一个儿话,是吧?

徐洲: 哎, 是的。

John: 那南方是不是有“媳妇”这个词。

徐洲: 呃南方呢,就是一般不太会讲“媳妇”,但如果说讲到这两个字自的话,他肯定是不带儿话音的。

John: Ah, okay.

徐洲: 嗯,而且啊,就是我们这里注意到“娶媳妇儿”和“讨老婆”- 动词不一样。

John: Ah, 那南方不说“娶媳妇儿”,说……

徐洲: “讨老婆

John: Ah, okay, 明白了。

[9:00]

徐洲: 哎,是的。好,那么谈到讨老婆”,“娶媳妇儿”,那个我想就是很多姑娘都喜欢自己的老公怎么样?不要“喜新厌旧”。

John: “喜新厌旧”,是吗?

徐洲: 嗯。

John: So, like new, dislike old”.

徐洲: 对。

John: 这个是成语吗?

徐洲: 对,是一个成语,呃也很容易理解啊,就是喜欢新的然后讨厌旧的东西。

John: Ah, 女孩子喜欢这样吗?

徐洲: 女孩子都喜欢这样啊,就是可能她觉得啊,她的老公啊或者说她男朋友啊,不太会变心嘛。

[9:29]

John: 嗯嗯嗯明白。

徐洲: 哎,好的,哎,那么如果说讨不到媳妇儿,讨不到老婆的话可能会去找一个二手媳妇儿,是吧?

John: 等一下,“二手媳妇儿”- that’s like “second-hand wife”? 有这个说法吗?

徐洲: 这个有一点…有这个说法但是有一点那个 insulting 啊。

John: 意思就是离过婚的女的还是什么?

徐洲: 哎,对,是的。离过婚的。

John: Used wife. 不太好啊。

徐洲: 是的,是的,嗯

John: 哎,好。啊,我们今天说了那么多二手,二手啊。其实那个“二”,它其实也是形容词。

[10:02]

John: “二” “你很二”!

徐洲: 嗯,是的。

John: 哈哈,你是吧?

徐洲: 哈哈,你说过我吗?

John: 没说,没说。

徐洲: 哎,好的,哎,那么…呃我们先听一下对话,然后回来之后,为大家解释这个“二”。

John: Okay.

 

10:15 – 11:50 对话 (第二遍)

 

John: 这个“二”肯定是不好的啊。

徐洲: 哈哈,是的,哈哈。

John: 什么意思?

徐洲: 它其实是北方的一个发言嘛,然后说“傻”或者说“傻子”。

John: 哦,是脏话吗?

徐洲: 嗯,有点儿脏话的意思。不是很礼貌的一……一个词。

John: 奇怪啊,二也可以当脏话。

徐洲: 对啊,一个数字。

John: 那在上海用这个词吗?

徐洲: 啊,不太会用。

John: 那谁用这个词?这就是北方人?

徐洲: 哦,一般是北方,特别是像北京人,特别是像…现在网上面其实也是挺流行的说这个话。

John: Ah

徐洲: 嗯,比如说,“你恨二!”,“哎呀,它真是二!”。

John: 太二了!

[12:30]

徐洲: 太儿了……哈哈。

John: 可以说吗?

徐洲: “太二”,其实…呃你可以这样说, 但是呢,如果是正宗的北方话,他不会这样说。

John: 就说“你恨二!”

徐洲: 他会说“哎,你特二!”

John: 二得很!

徐洲: 哎,特,他这里是一个“很”的意思,太”的意思

John: 嗯,“二得很”可以说吗?

徐洲: 二得很”?好像也可以吧。

Both: 哈哈哈

John: OK

徐洲: 哎,John, 呃你在美国一般使用二手货的东西比较多吗?

John: 二手货,我想一想,二手车可能比较多。

徐洲: 嗯。

[13:00]

John: 还有什么……,二手衣服不太买,二首手机也不太买。

徐洲: 啊,那二手的什么笔记本电脑啊之类的。

John: 好像不太买啊。有的人买。

徐洲: ,对。那然后我发觉好像在…在中国好像一些挺多的就是买这种二手的手机啊,二手的电脑之类的。

John: 对。

徐洲: ,然后…呃我本人是不太喜欢去买的,因为给我感觉不是特别的放心。

John: 哦,对,特别是那种二手手机的市场可能是偷来的什么的。

徐洲: 对对对,就是非常的复杂的这个环境吧。

[12:30]

John: 哈哈,复杂的环境。那你会买什么二手的东西呢。

徐洲:  呃,我一般不太会买二手的,不管什么东西。

John: 你不是刚说中国人很喜欢买二手的东西吗?

徐洲:  , 我知道了。我喜欢买二手房。

John:  Ah, 因为没有新的,是吗?

徐洲: 对,因为新的可能太贵了嘛。

John: 在上海好像新的也不多了。

徐洲: 二手房现在好像也是蛮贵的。

John: 什么都贵。

徐洲: 是的。

John:  Alright, well anyway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about 二手货 or bicycles or 北方话, come to ChinesePod.com and let us know.

徐洲: 嗯,是的,那么今天的课就到这里结束了。 

John: 再见。

徐洲: 再见。

 

 

Comments (4) RSS

loading... Updating ...

To comment, please login.

Not sure if your comment is appropriate? Check our Commenting Policy first.

New lesson idea?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