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Users: Please click here for the latest information: (updated 5.10.2016)
Say It Right Series

Chapter 8

Posted by marcelbdt March 15, 2008 in the Group General Discussion.

0001 Chapter 8

0002

0003   迎面遇见一群西洋绅士,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一个女人。流

0004 苏先就注意到那人的漆黑的头发,结成双股大辫,高高盘在头上。

0005 那印度女人,这一次虽然是西式装束,依旧带着浓厚的东方色彩。

0006 玄色轻纱氅底下,她穿着金鱼黄紧身长衣,盖住了手,只露出晶

0007 亮的指甲,领口挖成极狭的V形,直开到腰际,那时巴黎最新的

0008 款式,有个名式,唤做“一线天”。她的脸色黄而油润,像飞了金

0009 的观音菩萨,然而她的影沉沉的大眼睛里躲着妖魔。古典型的直

0010 鼻子,只是太尖,太薄一点。粉红的厚重的小嘴唇,仿佛肿着似

0011 的。柳原站住了脚,向她微微鞠了一躬。流苏在那里看她,她也

0012 昂然望着流苏,那一双骄矜的眼睛,如同隔着几千里地,远远的

0013 向人望过来。柳原便介绍道:“这是白小姐。这是萨黑夷妮公主。

0014 ”流苏不觉肃然起敬。萨黑夷妮伸出一双手来,用指尖碰了一碰

0015 流苏的手,问柳原道:“这位白小姐,也是上海来的?”柳原点点

0016 头。萨黑夷妮微笑道:“她倒不像上海人。”柳原笑道:“像哪儿

0017 的人呢?”萨黑夷妮把一只食指按在腮帮子上,想了一想,翘着

0018 十指尖尖,仿佛是要形容而又形容不出的样子,耸肩笑了一笑,

0019 往里走去。柳原扶着流苏继续往外走,流苏虽然听不大懂英文,

0020 鉴貌辨色,也就明白了,便笑道:“我原是个乡下人。”柳原道:

0021 “我刚才对你说过了,你是个道地的中国人,那自然跟她所谓的

0022 上海人有点不同了。”

0023

0024   他们上了车,柳原又道:“你别看她架子搭得十足。她在外

0025 面招摇,说是克力希纳·柯兰姆帕王公的亲生女,只因王妃失宠,

0026 赐了死,她也就被放逐了,一直流浪着,不能回国。其实,不能

0027 回国倒是真的,其余的,可没有人能够证实。”流苏道:“她到上

0028 海去过么?”柳原道:“人家在上海也是很有名的。后来她跟着一

0029 个英国人上香港来。你看见她背后那老头子么?现在就是他养活

0030 着她。”流苏笑道:“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当面何尝不奉承着她,

0031 背后就说得她一个钱不值。像我这样一个穷遗老的女儿,身份还

0032 不及她高的人,不知道你对别人怎样的说我呢!”柳原笑道:“谁

0033 敢一口气把你们两人的名字说在一起?”流苏撇了撇嘴道:“也许

0034 是她的名字太长了,一口气念不完。”柳原道:“你放心。你是什

0035 么样的人,我就拿你当什么样的人看待,准没错。”流苏做出安

0036 心的样子,向车窗上一靠,低声道: “真的?”他这句话,似乎

0037 并不是挖苦她,因为她渐渐发觉了,他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

0038 总是斯斯文文的,君子人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他背着人这样的稳

0039 重,当众却喜欢放肆。她一时摸不清那到底是他的怪脾气,还是

0040 他另有作用。

0041

0042   到了浅水湾,他搀着她下车,指着汽车道旁郁郁的丛林道:

0043 “你看那种树,是南边的特产。英国人叫它‘野火花’。”流苏道:

0044 “是红的么?”柳原道: “红!”黑夜里,她看不出那红色,然而

0045 她直觉地知道它是红得不能再红了,红得不可收拾,一蓬蓬一蓬

0046 蓬的小花,窝在参天大树上,壁栗剥落燃烧着,一路烧过去,把

0047 那紫蓝的天也熏红了。她仰着脸望上去。柳原道:“广东人叫它

0048 ‘影树’。你看这叶子。”叶子像凤尾草,一阵风过,那轻纤的黑

0049 色剪影零零落落颤动着,耳边恍惚听见一串小小的音符,不成腔,

0050 像檐前铁马的叮当。

0051

0052   柳原:“我们到那边去走走。”流苏不做声。他走,她就缓缓

0053 的跟了过去。时间横竖还早,路上散步的人多着呢——没关系。从

0054 浅水湾饭店过去一截子路,空中飞跨着一座桥梁,桥那边是山,

0055 桥这边是一堵灰砖砌成的墙壁,拦住了这边的山。柳原靠在墙上,

0056 流苏也就靠在墙上,一眼看上去,那堵墙极高极高,望不见边。

0057 墙是冷而粗糙,死的颜色。她的脸,托在墙上,反衬着,也变了

0058 样——红嘴唇,水眼睛,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一张脸。柳原看着

0059 她道:“这堵墙,不知为什么使我想起地老天荒那一类的话。……

0060 有一天,我们的文明整个的毁掉了,什么都完了—— 烧完了,炸

0061 完了,坍完了,也许还剩下这堵墙。流苏,如果我们那时侯在这

0062 堵墙根下遇见了……流苏,也许你会对我有一点真心,也许我会对

0063 你有一点真心。”

Comments (17) RSS

loading... Updating ...

To comment, please login.

Not sure if your comment is appropriate? Check our Commenting Policy first.

New lesson idea?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