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Users: Please click here for the latest information: (updated 5.10.2016)
Say It Right Series

Chapter 13

Posted by marcelbdt April 27, 2008 in the Group General Discussion.

0001

0002   在船上,他们接近的机会很多,可是柳原既能抗拒浅水湾的月色,就能抗拒

0003 甲板上的月色。他对她始终没有一句扎实的话。他的态度有点淡淡的,可是流苏

0004 看得出他那闲适是一种自满的闲适——他拿稳了她跳不出他的手掌心去。

0005

0006   到了上海,他送她到家,自己没有下车。白公馆里早有了耳报神,探知六小

0007 姐在香港和范柳原实行同居了。如今她陪人家玩了一个多月,又若无其事的回来

0008 了,分明是存心要丢白家的脸。

0009

0010   流苏勾搭上了范柳原,无非是图他的钱。真弄到了钱,也不会无声无臭的回

0011 家来了,显然是没得到他什么好处。本来,一个女人上了男人的当,就该死;女

0012 人给当给男人上,那更是淫妇;如果一个女人想给当给男人上而失败了,反而上

0013 了人家的当,那是双料的淫恶,杀了她也还污了刀。平时白公馆里,谁有了一点

0014 芝麻大的过失,大家便炸了起来。逢到了真正耸人听闻的大逆不道,爷奶奶们兴

0015 奋过度,反而吃吃艾艾,一时发不出话来。大家先议定了:“家丑不可外扬”,然

0016 后分头去告诉亲戚朋友,逼他们宣誓保守秘密,然后再向亲友们一个个的探口气,

0017 打听他们知道了没有,知道了多少。最后大家觉得到底是瞒不住,爽性开诚布公,

0018 打开天窗说亮话,拍着腿感慨一番。他们忙着这各种手续,也忙了一秋天,因此

0019 迟迟的没向流苏采取断然行动。流苏何尝不知道,她这一次回来,更不比往日。

0020 她和这家庭早是恩断义绝了。她未尝不想出去找个小事,胡乱混一碗饭吃。再苦

0021 些,也强如在家里受气。但是寻了个低三下四的职业,就失去了淑女的身份。那

0022 身份,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尤其是现在,她对范柳原还没有绝望,她不能先自

0023 贬身价,否则他更有了借口,拒绝和她结婚了。因此她无论如何得忍些时。

0024

0025   熬到了十一月底,范柳原果然从香港拍来了电报。那电报,整个的白公馆里

0026 的人都传观过了,老太太方才把流苏叫去,递到她手里。只有寥寥几个字:“乞来

0027 港。船票已由通济隆办妥。”白老太太长叹了一声道:“既然是叫你去,你就去罢!

0028 ”她就这样下贱么?她眼里掉下泪来。这一哭,她突然失去了自制力,她发现她已

0029 经是忍无可忍了。一个秋天,她已经老了两年——她可禁不起老!于是她第二次离

0030 开了家上香港来。这一趟,她早失去了上一次的愉快的冒险的感觉。她失败了。

0031 固然,女人是喜欢被屈服的,但是那只限于某种范围内。如果她是纯粹为范柳原

0032 的风仪与魅力所征服,那又是一说了,可是内中还搀杂着家庭的压力——最痛苦的

0033 成份。

0034

0035   范柳原在细雨迷蒙的码头上迎接她。他说她的绿色玻璃雨衣像一只瓶,又注

0036 了一句:“药瓶。”她以为他在那里讽嘲她的孱弱,然而他又附耳加了一句:“你是

0037 医我的药。”她红了脸,白了他一眼。

0038

0039   他替她定下了原先的房间。这天晚上,她回到房里来的时候,已经两点钟了。

0040 在浴室里晚妆既毕,熄了灯出来,方才记起了,她房里的电灯开关装置在床头,

0041 只得摸着黑过来,一脚绊在地板上的一只皮鞋上,差一点栽了一跤,正怪自己疏

0042 忽,没把鞋子收好,床上忽然有人笑道:“别吓着了!是我的鞋。”流苏停了一回,

0043 问道:“你来做什么?”柳原道:“我一直想从你的窗户里看月亮。这边屋里比那边

0044 看得清楚些。”……那晚上的电话的确是他打来的——不是梦!他爱她。这毒辣的人,

0045 他爱她,然而他待她也不过如此!她不由得寒心,拨转身走到梳妆台前。十一月

0046 尾的纤月,仅仅是一钩白色,像玻璃窗上的霜花。然而海上毕竟有点月意,映到

0047 窗子里来,那薄薄的光就照亮了镜子。流苏慢腾腾摘下了发网,把头发一搅,搅

0048 乱了,夹钗叮铃当啷掉下地来。她又戴上网子,把那发网的梢头狠狠地衔在嘴里,

0049 拧着眉毛,蹲下身去把夹钗一只一只拣了起来,柳原已经光着脚走到她后面,一

0050 只手搁在她头上,把她的脸倒扳了过来,吻她的嘴。发网滑下地去了。这是他第

0051 一次吻她,然而他们两人都疑惑不是第一次,因为在幻想中已经发生无数次了。

0052 从前他们有过许多机会——适当的环境,适当的情调;他也想到过,她也顾虑到那

0053 可能性。然而两方面都是精刮的人,算盘打得太仔细了,始终不肯冒失。现在这

0054 忽然成了真的,两人都糊涂了。流苏觉得她的溜溜转了个圈子,倒在镜子上,背

0055 心紧紧抵着冰冷的镜子。他的嘴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的嘴。他还把她往镜子上推,

0056 他们似乎是跌到镜子里面,另一个昏昏的世界里去,凉的凉,烫的烫,野火花直

0057 烧到身上来。

Comments (12) RSS

loading... Updating ...

To comment, please login.

Not sure if your comment is appropriate? Check our Commenting Policy first.

New lesson idea? Please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