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Users: Please click here for the latest information: (updated 5.10.2016)
Say It Right Series

Chapter 14

Posted by marcelbdt April 27, 2008 in the Group General Discussion.

0001   第二天,他告诉她,他一礼拜后就要上英国去。她要求他带她一同去,但是

0002 他回说那是不可能的。他提议替她在香港租下一幢房子住下,等个一年半载,他

0003 也就回来了。她如果愿意在上海住家,也听她的便。她当然不肯回上海。家里那

0004 些人——离他们越远越好。独自留在香港,孤单些就孤单些。问题却在他回来的时

0005 候,局势是否有了改变。那全在他了。一个礼拜的爱,吊得住他的心么?可是从

0006 另一方面看来,柳原是一个没长性的人,这样匆匆的聚了又散了,他没有机会厌

0007 倦她,未始不是于她有利的。一个礼拜往往比一年值得怀念……他果真带着热情的

0008 回忆重新来找她,她也许倒变了呢!近三十的女人往往有着反常的娇嫩,一转眼

0009 就憔悴了。总之,没有婚姻的保障而要长期的抓住一个男人,是一件艰难的,痛

0010 苦的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啊,管它呢!她承认柳原是可爱的,他给她美妙的刺

0011 激,但是她跟他的目的究竟是经济上的安全。这一点,她知道她可以放心。

0012

0013   他们一同在巴而顿道看了一所房子,坐落在山坡上,屋子粉刷完了,雇定了

0014 一个广东女佣,名唤阿栗,家具只置办了几件最重要的,柳原就该走了。其余都

0015 丢给流苏慢慢的去收拾。家里还没有开火仓,在那冬天的傍晚,流苏送他上船时,

0016 便在船上的大餐间里胡乱的吃了些三明治。流苏因为满心的不得意,多喝了几杯

0017 酒,被海风一吹,回来的时候,便带着三分醉。到了家,阿栗在厨房里烧水替她

0018 随身带着的那孩子洗脚。流苏到处瞧了一遍,到一处开一处的灯。客室里的门窗

0019 上的绿漆还没干,她用食指摸着试了一试,然后把那粘粘的指尖贴在墙上,一贴

0020 一个绿迹子。为什么不?这又不犯法!这是她的家!她笑了,索性在那蒲公英黄

0021 的粉墙上打了一个鲜明的绿手印。

0022

0023   她摇摇晃晃走到隔壁屋里去。空房,一间又一间——清空的世界。她觉得她可

0024 以飞到天花板上去。她在空荡荡的地板上行走,就像是在洁无纤尘的天花板上。

0025 房间太空了,她不能不用灯光来装满它,光还是不够,明天她得记着换上几只较

0026 强的灯泡。

0027

0028   她走上楼梯去。空得好!她急需着绝对的静寂。她累得很,取悦于柳原是太

0029 吃力的事,他脾气向来就古怪;对于她,因为是动了真感情,他更古怪了,一来

0030 就不高兴。他走了,倒好,让她松下这口气。现在她什么人都不要——可憎的人,

0031 可爱的人,她一概都不要。从小时候起,她的世界就嫌过于拥挤。推着,挤着,

0032 踩着,背着,抱着,驮着,老的小的,全是人。一家二十来口,合住一幢房子,

0033 你在屋里剪份指甲也有人在窗户眼里看着。好容易远走高飞,到了这无人之境。

0034 如果她正式做了范太太,她就有种种的责任,她离不了人。现在她不过是范柳原

0035 的情妇,不露面的,她应该躲着人,人也应该躲着她。清静是清静了,可惜除了

0036 人之外,她没有旁的兴趣。她所仅有的一点学识,全是应付人的学识。凭着这点

0037 本领,她能够做一个贤惠的媳妇,一个细心的母亲。在这里她可是英雄无用武之

0038 地。“持家”罢,根本无家可持,看管孩子罢,柳原根本不要孩子。省俭着过日子

0039 罢,她根本用不着为了钱操心。她怎样消磨这以后的岁月?找徐太太打牌去,看

0040 戏?然后姘戏子,抽鸦片,往姨太太们的路上走?她突然站住了,挺着胸,两只

0041 手在背后紧紧互扭着。那倒不至于!她不是那种下流的人。她管得住自己。但是

0042 ……她管得住她自己不发疯么?楼上的品字式的三间屋,楼下品字式的三间屋,全

0043 是堂堂地点着灯。新打了蜡的地板,照得雪亮。没有人影儿。一间又一间,呼喊

0044 着空虚……流苏躺到床上去,又想下去关灯,又动弹不得。后来她听见阿栗趿着木

0045 屐上楼来,一路扑秃扑秃关着灯,她紧张的神经方才渐归松弛。

0046

0047   天是十二月七日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炮声响了。一炮一炮之间,冬晨

0048 的银雾渐渐散开,山巅,山洼子里,全岛的居民都向海上望去,说“开仗了,开仗

0049 了。”谁都不能够相信,然而毕竟是开仗了。流苏孤身留在巴而顿道,哪里知道什

0050 么。等到阿栗从左邻右舍探到了消息,仓皇唤醒了她,外面已经进入酣战的阶段。

0051 巴丙顿道的附近有一座科学试验馆,屋顶上架着高射炮,流弹不停地飞过来,尖

0052 溜溜一声长叫,“吱呦呃呃呃呃……”,然后“砰”,落下地去。那一声声的“吱呦呃呃

0053 呃呃……”撕裂了空气,撕毁了神经。淡蓝的天幕被扯成一条一条,在寒风中簌簌飘

0054 动。风里同时飘着无数剪断了的神经的尖端。

Comments (6) RSS

loading... Updating ...

To comment, please login.

Not sure if your comment is appropriate? Check our Commenting Policy first.

New lesson idea? Please contact us.